陈合林:国外机器人的成本中国企业无法接受服务也跟不上

  •   中国制造转型升级一大出是自动化,很多企业采购大量机器人升级制造能力,机器人需求因此火热。与此同时,很多制造企业转身进入机器人制造领域。譬如,2016年炊具制造商浙江爱仕达控股钱江机器人有限公司,藉此进入机器人制造业。传统制造进入陌生的领域,它的转型之是否顺畅?在机器人制造方面,这些新进入者有层层,它们如何与实力强大的外企机器人进行竞争?又如何面对同样走低端线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上,澎湃新闻专访了浙江爱仕达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合林、钱江机器人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孔民秀。以下为采访实录:

      陈合林:爱仕达四十年了,一直从事制造业,虽然从事的是炊具、小家电、家居,但很多人知道爱仕达的品牌。我们与欧洲、美国炊具大品牌都有合作,爱仕达就像是炊具行业的富士康一样。它在精工制造、成本供给,对供应链的把控有很深的积累。原先国际上欧洲的制造体系很多,大量的设备引进来,我们也积累不少技术。现在我们碰到的最大的困难,不搞智能制造,不搞机器换人,企业非常容易被淘汰。中国的人工费用越来越高,包括中国的制造成本,还有设备的投入,产品品质的控制,都很有关系。如果没有智能制造,没有机器人来取代,麻烦就会很大。这时候我们就考虑爱仕达要产业升级,要走智能制造的。要做跟智能制造有关的东西,钱江机器人正好与吉利重组,钱江机器人是国有企业。前几年经营情况一般,他们来找我们谈了好几次。表示希望与有资本、有产业链的企业深度合作。去年钱江机器人重组,爱仕达占51%股份,吉利汽车也介入。国产机器人公司有这么好背景的公司目前不多,其他都是国有企业,比如沈阳新松、广州数控,钱江机器人原先是做摩托车出身的,它的底蕴强大,曾经摩托车是中国负载第一,有经验和技术,它在应用中怎么做很清楚。特别是它的应用软件包,完全是中国智能制造,它了解中国的产业。钱江机器人最大的特点就是零部件全部自己制造。关于机器人的好坏,一个是质量,一个是成本。国外的机器人的成本中国企业根本无法接受,不好应用,服务跟不上。

      陈合林:钱江机器人原来是国有资本占大股的,在重组的时候把我们纳入进去,地方很支持,其他相关的企业也很支持,包括吉利对我们进入很支持。

      陈合林:我们现在和浙江大学、哈工大、长三角研究院、自动化研究所、浙江工业大学等有很多合作,每个板块都有不同的对接。现在长三角研究院的房子都定好了,长期在里面做的。哈工大那边我们有四五十人在那边呆五六年了。钱江机器人和爱仕达,在上海成立一个研究院,在前端的产学研结合在一起常重要的。

      澎湃新闻:今天展会上,能看到非常多的机器人公司,也有像库卡那样的知名企业,你们如何去市场,接受你们的产品?

      陈合林:我们钱江机器人有一个好处,中国企业需要什么就研究什么,针对性地开发产品,特别是在应用板块,全系统地为企业服务。而且我们的费用低,不光是机器人的价格,而且服务费用基本上我们免收服务费,其他的机器人企业肯定要维修费,我们全给你免费。还有产品的安装、调试,我们给做得非常完整。比如一些焊接项目,焊接包原来都是通用的焊接包,我们可以做一些专用的焊接包。在机器人操作的语言我们可以把很多复杂的语言简化,简化成一条或者两条,使得机器人的操作难度降低,甚至是傻瓜型操作。另外我们的产品实惠,花80万元买个外资机器人,还要花80万元买应用包。现在你买我们的机器人可能十万,应用包也就一两万,客户就很满意。我们的战略是两条腿,一块是在市场方面,原来在钱江的技术作为支撑,对市场关注比较少。现在钱江和爱仕达一结合我们就爆发出来了。比如控制器,国内机器人企业以很多方式做控制器,但我们的控制器完全有知识产权。国内很多企业做减速机是买高端的设备来加工,钱江做的减速机都是自己研发,把成本降到最低,所以这个优势长期积累会出来。

      澎湃新闻:国产减速器、伺服这些关键零部件和零配件还是有差距,你们自用会不会影响竞争力?

      孔民秀:机器人的零部件的国产化是趋势,趋势不能。中间有一个从不成功到成功的阶段,要是永远不走这条,肯定永远不会成功。目前来看,我们还是根据客户需求来做产品,能满足客户需求的我们就做。差距还是有的,但这不是关键,是不是关键指标的差距,如果关键指标合格,那就可以用。如果有关键差距的话那就不能用。我们的零配件在关键指标上已经达到了国外要求。考虑这个问题,一看功能,一看可靠性,在客户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发生可靠性的问题可以接受的。国内的应用机器人不要指望像国外的机器人一样,工作七八年不出问题。如果一年出一次问题,客户会接受。但如果一个月出一次问题他可能就没办法接受了。这要跟客户沟通,因为综合考量下来,你的产品一定要有一些东西比国外有优势。这是好多方面综合因素的比拼,中国零部件不是单纯的低质量、低可靠性。工业品并不越贵越好,而是合适了就好。再者,他们有二三十年的发展历史,我们只有三四年的发展历史。

      孔民秀:就像那句时髦话,太平洋很大,容得下所有人。我们企业跟国外的机器人在国内的市场上正面竞争的几率不太大,因为它们都是针对汽车行业。国内客户采购还是品牌效应,很多企业一听国产机器人,尤其汽车行业基本上不太敢用,这个是我们目前的现实,需要我们国产机器人行业做一定的积累、沉淀,然后逐渐地取代国外机器人,这需要过程。我们希望一年能卖出一千多台机器人。此外,现在机器人企业虽然多,国家也比较重视,地方也比较重视,市场也有需求,在这样的下,真正做机器人的厂家并不是特别多。去年到今年的机器人企业,再过几年之后会剩多少家?最后剩下的是有限的。另外中国现在有非常大的需求,现在需求就像当年对家电或者对汽车的需求,因为机器人的市场在中国刚刚起步,机器换人的进程也刚刚起步,很多地方还是需要机器人。中国机器人增长界第一,增长率也是最快,空间还是很大的。市场的需求和现在机器人能够满足客户需求的矛盾还存在。

      孔民秀:我们现在跟人比拼一些东西,首先我们跟别人拼积累,国内才做了几年的机器人,国外已经做了多少年了?第二,现在国内很多企业做得不扎实,我们是要做实在的东西,做实才能真正站稳脚跟,要加大资本的投入、人力的投入,还有市场培育。第三,国产机器人有自己的优势,成本比较低,运行成本低,服务响应速度快得多。我们还可以提供一揽子的解决方案,可以根据客户的需要全程提供服务,我们也可以根据需求去做修改。慢慢的大家就非常暖心,就像对家里人一样。所以我们真正比拼还是时间沉淀和技术积累的过程。

      孔民秀:爱仕达本来就有比较大的市场,吉利是我们马上要拿下的一个大市场,我们现在还有150多家焊接的经销商,我在打磨方、喷涂方面我们有上海的三友,有些企业既是我们的控股公司,又是我们机器人产品的客户,使用过程中产生的不足,都会给我们反馈。我们有专门的团队去应对这些反馈,及时跟进,不断把反馈改进。像上海、广东、浙江,这些区域都是机器人用量大户,都有我们的客户。

      澎湃新闻:现在你们的机器人已经替掉了多少工人,大量使用机器人成本划算吗?

      陈合林:现在爱仕达一共四千多人,计划用一千到一千五百个机器人取代掉一部分,完全取代掉很难,能替代70%到80%。譬如上下料、喷涂、焊接、氧化、搬运、抛光等岗位都可以被替代。而装配、机器装配、人机协作,还有一些小范围的的岗位没法替代。 机器人的投入三年就可以回收了,我们有些板块一年就可以回收,它24小时做,又不用付加班费,电费又省。

      孔民秀:目前还没有,像我们才一千多台机器人,行业内占很小的一部分,像ABB都是三万多台机器人存量,有些东西还是形成不了双方真正的面对面的竞争,市场现在还是蛮大的。但是机器人因为跟制造业也是有一个空间,所以我们也需要有紧迫感和危机感。

      澎湃新闻:机器换人虽说提出的时间不太长,但好多企业似乎都完成了自动化,这个进程到了什么地步?

      孔民秀:像大型企业,像乳业,因为识别要求比较高,相对要求就比较高。而一些小家电、小商品,甚至一些小食品,小日用品企业,对传统制造业方面需求量还是很大的。

      澎湃新闻:爱仕达做代工,已经具备技术竞争力,如何能让你们的产品也像欧美同行那样有竞争力?

      陈合林:我们的锅在市场卖得不差,只是价格卖得低一点,其实很多都是和、美国一样的东西。现在、美国、法国好的品牌产品都是我们做的。但关键中国现在就存在品牌差异,爱仕达在中国还不错,卖得也不错。关键在中国如果价格卖得太高,销量就有限了。我们做的是大众消费品,定价要符合中国人的心理预期。虽然是好东西,但卖贵了还是不行。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你就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