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接”构建反洗钱法律体系

  •   9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完善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监管体制机制的意见。意见指出,反洗钱监管体制机制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和现代金融监管体系的重要内容,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经济社会安全稳定的重要保障,是参与全球治理、扩大金融业双向的重要手段。意见肯定了自《中华人民国反洗钱法》公布以来,我国反洗钱监管机制建设的进展,但同时也承认了其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与矛盾,并就此提出了相关。

      洗钱是一种将违法所得通过种种手段化的行为,《中华人民国反洗钱法》第二条对其作出定义:反洗钱,是指为了预防通过各种方式掩饰、隐瞒毒品犯罪、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等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洗钱活动,依照本法采取相关措施的行为。

      换言之,我国法律中的洗钱行为就是掩饰、隐瞒上述八种犯罪所得及收益来源和性质的活动。洗钱,作为一种严重危害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无论在我国还是在国际上,都会受到严格的法律规制。我国的反洗钱制度是由行规、刑法及司释等法律文件构建而成的完整的体系。

      首先,行规层面,2007年1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国反洗钱法》的立法目的是为了预防洗钱活动,金融秩序,遏制洗钱犯罪及相关犯罪。主要内容是确定了国家反洗钱行政主管部门的反洗钱监督管理义务,金融机构的反洗钱义务,反洗钱调查程序以及反洗钱国际合作等几个方面的问题。从整体来看,《中华人民国反洗钱法》是从宏观层面确定了国家反洗钱工作的整体布局以及操作程序,明确了以中国人民银行为核心的国家反洗钱监管体系的构建,是我国反洗钱制度建设的关键一步。在确定了整体层面的反洗钱制度构建后,央行、保监会等机构在其基础上分别就各行业内存在的洗钱行为风险及反洗钱义务的确定制定了一系列的部门规章,如《保险业反洗钱工作管理办法》明确了保监会及其排除机构在保险行业领域中的反洗钱监管职责,并进行了详细列举:

      《保险业反洗钱工作管理办法》第四条,保监会组织、协调、指导保险业反洗钱工作,依法履行下列反洗钱职责:(一)参与制定保险业反洗钱政策、规划、部门规章,配合国务院反洗钱行政主管部门对保险业实施反洗钱监管;(二)制定保险业反洗钱监管制度,对保险业市场准入提出反洗钱要求,开展反洗钱审查和监督检查;(三)参加反洗钱监管合作;(四)组织开展反洗钱培训宣传;(五)协助司法机关调查处理涉嫌洗钱案件;(六)其他依法履行的反洗钱职责。

      第五条,保监会派出机构在保监会授权范围内,依法履行下列反洗钱职责:(一)制定辖内保险业反洗钱规范性文件,开展反洗钱审查和监督检查;(二)向保监会报告辖内保险业反洗钱工作情况;(三)参加辖内反洗钱监管合作;(四)组织开展辖内保险业反洗钱培训宣传;(五)协助司法机关调查处理涉嫌洗钱案件;(六)保监会授权的其他反洗钱职责。

      再如中国人民银行2014年发布的《金融机构反洗钱监督管理办法(试行)》以部门规章的形式确定了各金融机构的反洗钱工作义务,以督促金融机构有效履行反洗钱义务。《办法》第二条列举了《金融机构反洗钱监督管理办法(试行)》的适用对象,即:本办法适用于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对在中华人民国境内依法设立的下列金融机构的监督管理:(一)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村镇银行;(二)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三)保险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四)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信托公司、企业集团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汽车金融公司、货币经纪公司;(五)中国人民银行明确须履行有关反洗钱义务的其他金融机构。

      同时分别以非现场监管与现场检查的区分方式对各类金融机构反洗钱监管义务的实施阶段进行了具体划分,以保障反洗钱工作的有效完成。

      其次,作为行律法规的后置法、保障法的刑法在我国反洗钱制度构建中同样起着最终的保障作用。我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对反洗钱犯为有明确的:明知是毒品犯罪、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为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实施以上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并处或者单处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一)提供资金账户的;(二)协助将财产转换为现金、金融票据、有价证券的;(三)通过转账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的;(四)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的;(五)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从刑法关于洗钱罪的可以看到,该罪的入刑标准是没有数额限定的,即只要实施了刑法所的为上游犯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即可入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行规与部门规章等法律文件中不存在对于洗钱行为的行政处罚的。2009年11月11日最高法发布的《关于审理洗钱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则对于司法实践中产生的关于洗钱罪具体法律应用问题进行了系统的解释,从而进一步的完善了我国刑事法律规范对于洗钱罪的规制。

      此次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完善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监管体制机制的意见》尽管并不是针对于我国反洗钱监管制度单独做出的,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指出了我国反洗钱工作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解决方案,如加强反洗钱行政主管部门、税务机关与监察机关、侦查机关、行政执法机关间的沟通协调,进一步完善可疑交易线索合作机制,形成打击洗钱、恐怖融资和逃税的合力;加强特定非金融机构风险监测,探索建立特定非金融机构反洗钱监管制度;加大反洗钱调查工作力度,建立健全洗钱类型分析工作机制。该意见的发布,将进一步促进我国反洗钱法律体系的修正与完善,从而构建其严密而有效的衔接反洗钱法律系统。